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劲爆小说 -> 等了他足足5年,结果带回来一女,却不料!
等了他足足5年,结果带回来一女,却不料!
  • 联系人:微信号saibanyuedu
  • 联系地址:微信号saibanyuedu
  • 发布者所在地区(仅供参考):中国移动
温馨提醒:凡以收取押金、要求先付款等各种理由收取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谨防诈骗。
  • 详细描述
  • 中海市,全城戒严。
    一架军用飞机,在中海机场缓缓降落。
    数百名荷枪实弹的特种士兵,整整齐齐的排列在机场上。
    所有战士,眼神崇拜的望着刚刚降落的专机。
    陈宁踏着黑色战靴,从专机上下来。
    “立正!”
    “敬礼!”
    随着现场一名校官,响亮有力的喝令声落下。
    现场数百名士兵,动作整齐划一的敬礼,齐齐吼道:“恭迎少帅,莅临中海!”
    少帅陈宁,北境战神。
    少年投军,屡战屡胜。
    五年来,在北境立下赫赫战功。
    也正是因为有他镇守国门,才能屡挫来犯敌寇,才有华夏今日的繁荣稳定。
    陈宁身材挺拔,眸如星辰。
    不过此时他微微皱眉,对身边警卫队长典褚淡淡的道:“我不是吩咐过,要低调的吗?”
    典褚尴尬的道:“少帅,我已经通知过中海方面了,没想到他们还是如此高调。”
    陈宁:“吩咐他们解除戒严,都回去吧。你也不用跟着我,我自有安排。”
    典褚啪的行礼:“是,少帅!”
    陈宁孤身走出机场,平日以沉稳著称的他,心情竟然紧张激动起来。
    五年前,他因母亲过世,喝得酩酊大醉,倒在街头。
    一名好心女子救了他,但是他在醉酒的情况下,却跟她发生了关系。
    他醒来之后,她已经离开。
    他一直想方设法寻找,苦苦找寻了五年,最近才终于有了消息。
   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,至今未嫁。
    却因为当年跟他一夜露水,生下一个女儿,取名宋清清。
    陈宁心中暗暗的想:娉婷、清清,你们这些年受苦了。
    我这次回来,一定要让你们苦尽甘来,给你们母女一个璀璨的未来。
    ……
    天姿公司,会客室。
    身穿职装套裙,打扮得干练而漂亮的宋娉婷,正在跟客户黄得志谈合同。
    此时,她俏脸布满愤怒的瞪着这个臃肿男子,羞愤的拒绝道:“对不起,黄老板,你的要求我做不到,我不是那种为了业绩而出卖自己的人。”
    她说完,转身要走。
    黄得志伸手拦住宋娉婷的去路,笑眯眯的说:“宋小姐何必生气,我不就是让你穿你们公司最新款的几套情侣内衣,让我鉴赏鉴赏,看看效果嘛!”
    “话我搁在这里,如果你原意穿给我看。我满意之后,立即下五千万的订单。”
    “另外,我私下再奖赏你一百万,怎么样?”
    宋娉婷愤怒道:“黄老板,请你放尊重点!”
    黄得志冷笑起来:“尊重?”
    “整个中海上流社会,谁不知道你这个宋家小姐五年前的那些破事呀,你还装什么冰清玉洁?”
    宋娉婷脸色煞白,当年那件事,是她心中永远的痛,也让宋氏家族蒙羞。
    她最忌别人说,没想到黄得志竟然当面说她痛处。
    她粉面含霜: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释,至于我们公司跟你的合作,也到此为止,失陪!”
    黄得志望着靓丽动人的宋娉婷,又看看会议桌面上几套情侣内衣,笑道:“宋小姐,我黄某看上的女人,从没有得不到的。如果你不识抬举,那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。”
    随着黄得志的话音落下,他身后的两个保镖,已经满脸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围了宋娉婷。
    宋娉婷惊怒交加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    黄得志笑道:“我爱慕宋小姐,想跟宋小姐玩点情趣。宋小姐不识趣,那就别怪黄某粗鲁了。”
    宋娉婷闻言,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她忽然朝着门口冲去,想要逃出去。
    可是却被黄得志两个手下抓住她的手腕,把她拽住了。
    宋娉婷颤声叫道:“救命,来人,救命啊……”
    黄得志狞笑的说:“哈哈,我故意挑即将下班的时间过来的。这个时间点,你们公司的员工们早已经下班走了,现在你就是喊破喉咙,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。”
    宋娉婷没想到黄得志这么卑鄙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绝望而无助。
    黄得志望着被他两个保镖按住双手的宋娉婷,淫笑道:“不要哭,哥哥我来疼你了……”
    话语未落,忽然轰隆一声巨响。
    会客室的门被人整块踹飞,重重的砸在黄得志等人面前,把众人吓了一大跳。
    一个身材挺拔,剑眉星目的男子走了进来,正是陈宁。
    宋娉婷见到陈宁,身体猛然一颤,是他!
    刚才差点被黄得志侮辱,她都强忍着没有落泪。
    此时见到陈宁,眼眸中的泪水却再也控制不住,断了线般滑落。
    陈宁见到她落泪,这些年心冷如铁的他,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阵揪心的痛。
    五年前,她救了他。
    他却在醉酒的情况下,强行跟她发生了关系。
    这五年来,陈宁一刻都没有停止寻找她的下落。
    她每晚出现在他梦中,这五年,她已经不知不觉成为陈宁心中最刻骨铭心的女人。
    陈宁跟宋娉婷再次见面,彼此眼神都格外复杂。
    黄得志的声音,却硬生生的打断两人的思绪,他打量着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陈宁,恶狠狠的问:“小子,你谁啊?”
    陈宁看都不看黄得志一眼,他眼里只有宋娉婷,沉声说:“跟我走!”
    宋娉婷泪如雨下,不断的摇头后退。
    这家伙五年前强行占有了她,让她一家蒙羞,成为整个中海市的笑柄,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几年是怎么从别人的鄙夷讥笑中撑过来的。
    现在,这家伙见到她第一句话,就是强势的命令她跟她走,他把她当成什么了?
    黄得志的好事被陈宁打搅,现在还听到陈宁说要带走宋娉婷。
    他怒道:“小子,你是在找死,王强、张力,给我打断这家伙的腿!”
    “是,老板!”
    两个身穿高大的保镖,恶狠狠的朝着陈宁扑来。
    砰砰两声,陈宁闪电般踢出两脚,直接把两个保镖踢得倒飞出去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    两个保镖都是胸膛深深下陷,肋骨全断,当场昏迷。
    陈宁踢翻两个保镖之后,冷冷的朝着黄得志走过去。
    黄得志没想到陈宁身手这么强,他色厉内荏的喝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    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我是明大集团的老板,黄得志!”
    “在整个中海市,没有人敢得罪我,得罪我的下场都死得很惨。”
    陈宁走到黄得志面前,冷冷的问:“废话都说完了吗?”
    黄得志傻眼,本想搬出身份威吓陈宁,但没想到却换来陈宁这么一句话,在中海竟然有人不怕他?
    陈宁抬起脚,狠狠的踢在黄得志的左脚上。
    咔嚓,一声骨头断裂声响起!
    黄得志的左脚骨头直接被陈宁踢断,他发出凄厉的哀嚎,满地打滚。
    陈宁视若无睹,朝着满眼震惊的宋娉婷走过去,声音比刚才柔和了许多:“跟我走?”
    “我不!”
    她咬着嘴唇拒绝,她原谅不了他。
    就是这个恶魔,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。
    “五年前那晚之后,我到处找你,找了足足五年,现在你别想再逃。”
    陈宁说完,霸道的把她直接拦腰抱起,大步离开。
    ……父女相认……
    宋娉婷被陈宁抱着离开,她没有反抗,似乎认命了。
    只有眼泪,不断的从眼角滑落。
    五年来,她受尽屈辱,几欲轻生,可每次想到无辜的女儿,都坚持了下来。
    她恨陈宁!
    恨陈宁毁了她!
    恨陈宁让她母女受尽委屈。
    她矢志此生不嫁,好好工作,给女儿一个幸福美满的未来。
    但没想到,五年前制造了一切苦果的这个男人,竟然重新出现在她面前。唤醒她心底尘封的痛苦记忆,在她的伤口上狠狠撒盐。
    难道,老天爷给她的痛苦还不够,还要让她更悲惨一点吗?
    陈宁见到宋娉婷这模样,不忍心的将她放下。
    素来不懂温柔为何物的他,第一次用温柔的口吻对一个女人说话:“给我一个弥补你们母女的机会,好吗?”
    “既是为了女儿,也是为你自己。”
    提起女儿,宋娉婷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    她缓缓的抬起头,眼眸中终于重新有了一点生机。
    陈宁轻声的说:“我知道你们母女这些年受尽太多委屈,我知道你恨我,但请给我一个弥补你们的机会。”
    “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,一定不会幸福的,甚至会造成性格缺陷。”
    “娉婷,给我一个机会,好吗?”
    宋娉婷眼神复杂,是啊,女儿已经慢慢懂事了。
    没有爸爸的家庭是不完整的,更没有幸福可言。
    每次女儿可怜兮兮的询问她爸爸在哪里?
    她都只能背过去偷偷抹眼泪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    女儿真是太需要一个爸爸了!
    宋娉婷望着陈宁,陈宁的眼神坚毅而笃定。
    良久,她终于下定决心,说道:“好,我答应给你一次机会,让你跟女儿团聚。”
    “不过我警告你,不要伤害我女儿,我只是看在女儿需要爸爸的份上才给你机会。”
    “还有,我让你跟女儿相认,并不代表承认你是我的老公,你清楚了吗?”
    陈宁点点头:“好!”
    陈宁清楚宋娉婷的意思,她是为了女儿的幸福而妥协,答应让他跟女儿相认。
    但她不会原谅他,更不会把他当丈夫。
    陈宁知道这些年,她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,心结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解开的,只能慢慢来。
    ……
    此时!
    金苹果幼儿园,中班教室里。
    老师不知去向!
    一个白白胖胖身穿名牌童装的小男孩,正得意洋洋的牵着一条绳子。
    绳子的另一端,绑在一个小女孩的脖子上,他竟然把小女孩牵着当狗玩。
    小胖子一边死命的拽绳子,一边大声的叫囔道:“宋清清,你现在是我的狗,狗就要叫的,你快点学狗叫!”
    被欺负爬在地上的小女孩,四岁左右,小脸蛋脏兮兮的。
    但是小小瓜子脸轮廓分明的线条,却勾勒出一个美少女的稚形。
    她被小胖子的绳子,勒得喘不过气来。
    小胖子不满的催促:“宋清清,你这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。给我快点学狗叫,不然我就让所有小朋友都揍你……”
    宋清清眼睛红红的哭着说:“不是,我不是野孩子,我不是……”
    “我说你是你就是,你就是个野孩子!快点学狗叫。”小胖子强势道。
    周围的小朋友们见了,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    就在这时,陈宁跟宋娉婷两个,出现在教室门口。
    宋娉婷见到这一幕,脸色剧变,嗖的冲过来,一把抱起女儿。
    她扯掉女儿脖子上的绳索,又急又气又心疼:“清清,你这是干嘛?”
    宋清清见到妈妈,立即忍不住呜呜的哭起来:“呜呜……妈妈,张小明他说我是野孩子,要让我学狗叫。他说如果我不学狗叫,他就让同学们一起欺负我……”
    什么!
    宋娉婷浑身颤抖!
    她知道这个叫张小明的小胖子,平日在幼儿园里就经常欺负女儿。
    但她没有想到,女儿竟然被欺负得怎么惨。
    宋娉婷紧紧的抱着女儿,心疼的安慰道:“清清你不是野孩子,你有爸爸。”
    宋清清呜呜的哽咽:“没有,清清没有爸爸……”
    陈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大声的说:“不,你有爸爸,我就是你爸爸。”
    宋清清将信将疑的问宋娉婷:“妈妈,他真的是清清的爸爸吗?”
    宋娉婷重重的点头:“对,他就是清清的爸爸,刚刚从部队退伍回来。”
    “爸爸……”
    宋清清朝着陈宁扑了过去,被陈宁抱起。
    她双手紧紧的搂着陈宁的脖子,一声声激动的喊着。
    陈宁抱着女儿,内心充满了柔情,一声声温柔的答应着。
    宋娉婷在旁边,听女儿喊爸爸喊得真切,心中忍不住一颤。
    女儿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拥有父爱。
    宋清清被陈宁抱着,她搂着陈宁的脖子,一口气喊了好几声的爸爸才愿意停下来。
    幼小的心灵第一次感到如此幸福,如此骄傲。
    她转头望向旁边的小胖子,自豪的说:“看到没有,我有爸爸,我不是野孩子。”
    小胖子振振有词的说:“他才不是你爸爸,我妈妈跟我说,你妈妈偷男人,生下你这个野孩子,你没有爸爸。”
    陈宁闻言,脸色一沉!
    宋娉婷再忍不住,严厉的批评道:“小朋友,你要是在这么没礼貌的话,我就告诉你们老师,让老师好好的批评你。”
    小胖子吓得哇的一声,当场大哭起来。
    “宝贝儿子,谁欺负你了?”
    这时,一道破锣般难听的声音响起。
    一个身材臃肿,打扮得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,满脸怒容的从教室门口进来。
    这富态妇女,正是小胖子的母亲,来接孩子放学。
    小胖子见到妈妈来了,抬手指向宋娉婷,哭着说:“妈妈,她欺负我,她打我!”
    ……你等着受死吧!……
    “贱人,你竟然敢打我儿子,老娘今天非抽死你不可。”
    张太太闻言也不分青红皂白,怒冲冲的抬起右手,狠狠的就朝着宋娉婷的俏脸扇去。
    宋娉婷刚想要跟对方解释,但没想到对方这么蛮横,直接就动手打人。
    猝不及防之下,她根本没法躲开。
    眼看对方手掌,就要落在她脸上。
    可就在此刻,陈宁出手了。
    陈宁左手抱着女儿,右手闪电般探出,一把抓住张太太的手腕。
    张太太的手掌距离宋娉婷的脸仅有几厘米距离,却硬生生的停住,没法再向前分毫。
   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,陈宁已经反手一巴掌,啪的抽在她脸上。
    这一巴掌,直接把她打懵了。
    刚刚在美发店精心烫好的发型,也成了鸡窝。
    她捂着脸,不敢置信的望着陈宁:“你敢打我?”
    陈宁漠然道:“子不教母之过,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辱人清白,这一巴掌是教你做人。”
    此时,幼儿园的老师也从洗手间回来了。
    她没想到她就离开一会儿,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,连忙的过来道:“张太太,你没事吧?”
    张太太回过神来,她愤怒的一把推开女老师,指着陈宁尖叫说:“你敢打我,你给我等着!”
    她说完,立即打了个电话。
    过了短短几分钟。
    轰!
    汽车引擎声,车胎摩擦地面声,从外面传来。
    两辆黑色奔驰,长驱直入,通过幼儿园校门都没有丝毫减速,直到幼儿园教学楼前,才猛然急刹停下。
    两辆奔驰豪车上,下来五个衣着光鲜的男子。
    为首的那人,身材高大,满脸横肉,格外凶悍。
    他满脸杀气,带着四个手下走进教室,恶狠狠的道:“是谁欺负我老婆孩子?”
    张太太见到这个满脸横肉的男子,喜形于色,屁颠屁颠的迎上去,委屈道:“你怎么才来,你如果再来晚一点,你老婆孩子都要被人给打死了。”
    男子脸色阴沉:“我看看是谁这么有种,敢打我张万龙的老婆孩子。”
    张万龙!
    宋娉婷听到这个名字,她眼睛里的担忧之色更浓。
    她知道张万龙在中海鼎鼎有名,有钱有势,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惹得起的。
    张太太抬起手指着陈宁、宋娉婷,冷笑的说:“就是这对狗男女,老公,这件事你处理得不能让我满意,我立即就跟孩子搬回娘家住。”
    张万龙眯着眼睛说:“简单,女的掌嘴,把她牙齿打光为止;男的话,他哪只手打的你,就敲断他哪只手好了。”
    小胖子开口道:“爸爸,我也要打宋清清那野孩子,她也欺负我。”
    张万龙微笑的摸着儿子的头:“好,一会儿找根绳子绑着那小野种,让你牵着当狗玩。”
    张太太闻言眉开眼笑,小胖子也兴奋的拍手说好。
    现场幼儿园老师,还有不远处前来接小朋友的家长们,听到张海龙的话,一个个都朝着陈宁一家三口,投来怜悯的目光。
    得罪张万龙,从没有好下场的。
    宋娉婷此时也焦急起来,她上前一步,对张万龙说道:“张先生,我是宋家的人,我叫宋娉婷。这件事我想跟你解释一下,其中有很多误会。”
    张万龙冷哼:“你不用跟我解释,我张万龙行事,从不需要听别人解释,我说这么着就怎么着!”
    “而且你也不用搬出宋家来吓唬我,我没有把你们宋家放在眼里。”
    “何况据我所知,你堂堂宋家小姐,偷男人,未婚生子。你让宋家蒙羞,宋家老爷没有把你逐出家门已经算是好的了。”
    “你竟然还敢找个野男人来欺负我老婆孩子,今天我就帮宋家教教你做人!”
    张万龙说到这里,冷冷的吩咐他身后的四个保镖:“你们还不动手?”
    “是,老板!”
    四个保镖齐齐的应了一声,然后气势汹汹的朝着陈宁一家三口扑来。
    “找死!”
    陈宁眼睛闪过一抹冷芒,对身边的宋娉婷说道:“捂住清清的眼睛。”
    宋娉婷听到陈宁这话先是愣住,然后她意识到什么,连忙抬起手捂住女儿的眼睛。
    陈宁大步上前,迎面一拳砸在冲在最前面的对手脸上。
    砰!
    砰!
    砰!
    几声闷响!
    对方瞬间如同被砍倒的大树,轰然倒地。
    现场众人瞠目结舌,没想到陈宁身手这么强悍。
    陈宁走到张万龙面前,也不多废话,一手按在张万龙肩膀上,冷冷的说:“跪下!”
    张万龙感觉肩膀那只手仿佛有万钧之力,他情不自禁的往下跪。
    扑通!
    张万龙双膝着地,重重的跪在地上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    啪!
    他还没有来得及惨哼,陈宁已经左右开弓,给了他几个耳光。
    张万龙被打得满嘴鲜血,却如毒蛇般死死的盯着陈宁,狞笑道:“小子,你特么敢打我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    “我可是宝哥的人,你特么竟然敢动我,你死定了!”
    “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,你,包括你老婆孩子,全都要完!”
    宝哥,董天宝!
    东城区武装部的驻守部长。
    可谓是东城区的一方霸主。
    为人不仅性格狠辣,而且极度护短
    张万龙正是他的心腹,而且格外受董天宝的器重。
    大家听到张万龙的话后,顿时望向陈宁的眼神,充满了怜悯。
    心想:这小伙子彻底摊上大事了。
    你身手是厉害,能够打倒几个对手,但能够打倒几十个,甚至几百个吗?
    本来张万龙是只要断你一条胳膊的,现在恐怕要你的性命了。
    就连不远处,抱着女儿的宋娉婷,俏脸表情也越发的紧张跟担忧起来。
    陈宁听着张万龙的叫嚣,面不改色,只不过眼神越发的冰冷,一字一句道:“我还真不信!”
    张万龙瞪着陈宁,狰狞道:“有种让我打个电话,十分钟后,我定要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。”
    张万龙话音刚落,啪的一声,一件东西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。
    正是一部三防手机!
    张万龙惊疑不定的抬起头,望向陈宁。
    陈宁漠然道:“我给你十分钟时间,叫人吧!”
    “动用你所有资源,把你最厉害的靠山都叫来。”
    “今天是动我也好,还是动我家人也罢,拿出你所有的本事吧!”

    关注微信公纵号,微信号saibanyuedu 继续阅读,或扫描下方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
    联系我时,请说明是在南和信息nanhexinxi.com南和县信息交流网,南和信息网,免费发布南和县二手房,南和县租房,人才招聘,交友婚恋,二手物品交易,企业名录,南和信息网,看到的。谢谢!
  如果您发现这条信息有问题,请务必及时举报。  非法信息    分类错误    中介信息    信息失效  
网友回复
正在加载数据,请稍等......
信息管理
管理密码:
赞助商广告
发送邮件
标题:

内容: